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奧林匹克體育館,對「可口可樂」別具涵意。1928年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正是在這裏舉行,同時是可口可樂公司首次贊助奧運會,並將暢爽的「可口可樂」介紹給荷蘭人,難怪這座體育館被選中作為「1928 Room」的展覽地點。

眾所周知,「可口可樂」是與奧運會合作最長的贊助商。1928 Room的展覽不單只回溯這場合作關係的歷史根源--原來當年有多達一千箱的「可口可樂」伴隨美國運動員飄洋過海到達荷蘭參與盛事,亦凸顯奧運會一直以來對社會及文化舉足輕重的影響。

阿姆斯特丹奧運會有多項威水史--由允許女性參與田競和體操賽事,到首度採用P字符號作為全球通行的停車場代號,1928年奧運會的影響力滲透多方;而亦是在這裏,奧運聖火首度燃亮(沒錯,並非普遍人認為的首屆雅典奧運)。1928 Room正好用來一一傳頌這些經典。

一同成長

「可口可樂」檔案保存專員Ted Ryan道:「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奧林匹克體育館別具歷史價值,『可口可樂』和奧運會的歷史在這裏開始重疊上演。我們的檔案館保存着關於1928年奧運會的一流珍藏,實在太幸運了;同時,我們對展覽的成果感到自豪。我希望這些歷史物品及附隨的動人故事,能啟發荷蘭的『可口可樂』和體育擁躉。」

1928 Room是荷蘭可口可樂公司與阿姆斯特丹的奧林匹克體育館的合作項目,由Ted及荷蘭運動歷史學家Jurryt van de Vooren共同策展。2008年奧運金牌得主、前荷蘭曲棍球球員及現加入荷蘭可口可樂公司的Miek van Geenhuizen,也落力促成是次展覽,與體育館的總監Carla de Groot主持官方開幕禮。有別於一般開幕儀式,Miek從1928年的原裝貨箱(貨箱仍然放有當年的瓶子)拿出兩支「可口可樂」,以開瓶作為啟動儀式。

原裝售貨亭

Netherlands5.jpg
1928 Room位於體育館室內場地,原本是不起眼而且乏味的空間,為展覽緣故,現已轉化成明亮而引人入勝的地方,利於舉行會議、發佈和傳媒會議。「可口可樂」於奧運上的歷史故事,紛陳在牆上,附上有趣的數字和圖表,還有來自可口可樂檔案館的真跡圖片和物品。展品包括還原當時的廣告,它們大部分由在一比賽中勝出的學生親手繪於牆上,還有被當年參賽的美國運動員簽了名的木塞。

最讓展覽顯得難能可貴的是,展場上放置了1928年奧運會上售賣「可口可樂」的售貨亭複製品。由於從相片只能看到黑白色,要重塑售貨亭的原色可謂一大創舉。教人意外的是,售貨亭當時用上紅、綠和黃色,正正是「可口可樂」品牌直至1969年沿用的官方主色,期後才創作出廣為人知的紅底、白色波浪字體的模樣。

活靈活現的遺產

荷蘭可口可樂公司的公關及傳訊總監Therese Noorlander補充:「每一屆奧運會都創造不同歷史,但少有地方會特別向那些時刻致敬。阿姆斯特丹的奧林匹克體育館正是1928年奧運會及其延伸項目活生生的遺產。這場奧運,開始了『可口可樂』長期贊助商身份,也將這個全球知名的飲品正式帶到荷蘭。」

直至1928年,歐洲各國中只有法國和比利時出售「可口可樂」。當阿姆斯特丹舉行奧運,便讓公司有機會將產品引入荷蘭,歐洲各地的運動健兒和觀眾亦得以認識「可口可樂」。從此,「可口可樂」與運動更加息息相關,自1905年起的「可口可樂」廣告,亦出現高爾夫球手、網球手和單車手,描繪他們暢飲可樂。

與Ted Ryan一問一答

「可口可樂」能與奧運會締成長久合作,到底有甚麼秘訣?

「可口可樂」的廣告能夠成功,是因為我們一直堅守四個「食糊」元素:音樂,美食,家人和運動。我們品牌的精神與奧運會的精神非常相似,我們分享相同的理念:希望,樂觀和光榮感。當然吧,人們看比賽看得口渴了,我們便奉上飲品,讓他們看奧運看得更寫意。

1928 Room中,哪個「可口可樂」紀念品最為珍貴?

在彷製的售貨亭入面,貼了三張不同時代的海報。在我們檔案館所有珍藏中,我個人最愛的是1915年弧形「可口可樂」樽的設計草圖原稿。

為甚麼選擇阿姆斯特丹去舉行展覽?

「可口可樂」與阿姆斯特丹的奧林匹克體育館擁有微妙的聯繫。自從我第一次來,我很清楚這裏是「可口可樂」與奧運合作關係的基地。我們要紀錄並慶祝我們的聯盟,這點非常重要。

雖然我們會將展覽帶到其他奧林匹克舉行場地巡迴展出,這個展覽卻是不可取代的。它由我們與奧林匹克體育館聯合策展,包括了我們檔案館供獻的展品。1928 Room記載的不只是「可口可樂」的故事,更盛載奧林匹克的精神和它對運動、文化及社會的影響。因此,我們在展覽中刻意減低「可口可樂」品牌的感覺,改以紅色潑墨和白色的圓圈,化表我們飲品的氣泡和奧運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