撰文:Ming仔

很多觀眾都知道我是一名die hard可口可樂迷;我在位於九龍城的辦公室裡放滿了大量收藏品,亦掛滿了不同的可口可樂廣告海報。每逢有關可口可樂的消息如精品換購、商場限定擺設,總會有觀眾在留言區通知我或tag我。

雖然自稱為可口可樂迷,但我對於這家公司的文化、背景、理念等等其實也不太了解;早前受邀到可口可樂廠參觀,確實機會難得,所以我也特意帶上了拍攝器材,捕捉一些珍貴畫面。到達大廈門口,看見紅色貨櫃車不停出入,幾乎每分鐘就出現幾部,令我的腎上腺素急速上升。若要具體了解我的心情有多亢奮,讀者不妨到欣澳站的主題樂園門口看看,那些一聽到音樂就無端雀躍歡呼的女生們跟當時的我根本沒兩樣。

最令我大開眼界的,應該是從窗外見證著每一罐可口可樂的生產過程。整層廠房的面積非常開闊,樓底也很高,內裏全是龐大的機器; 壓罐、倒可樂、封蓋… 每件機器都只會集中做一件事,但每分鐘就有數千罐可樂在輸送帶上經過;傳說中的可口可樂在這異常簡化的流程下就此誕生。

我從小與可口可樂結緣,因此亦培養了一些喝可樂的小堅持:我認為可樂配公仔麵是絕配,每當我想吃公仔麵,如果發現冰箱裡沒有可樂,我會即刻出街買,或寧可忍口吃其他。近二十年來幾乎每天至少喝一罐,我對待可樂仍有一份古怪的認真;例如我在一頓飯裡點了可樂之後,會在心底裡為整頓飯與可樂的份量作粗略預算,必須待到最想喝的一刻才適量喝一口,關鍵是在吃完最後一羹飯時,務必要留下一口可樂,作為整頓飯的結尾,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,這才叫做大滿足。所以過程間不能喝太快也不能喝太慢。對於可樂,我可算是非常斤斤計較的,每啖飯也在計算著,所以最怕別人打亂我的節奏。

就因為這份莫名的執著,妳可以簡單從可樂中看穿我:假如同檯吃飯時,我容許妳拿走我的杯子偷喝一口,這無疑是絕對的真愛表現;不過真愛也是有底線的,如果你打算喝第二口,我會直接幫妳叫一罐新的。

本來打算以文字方式描述我與可口可樂的千絲萬縷,居然不自覺間變成一封情書;我對可樂的鍾愛大概已昇華到不能自拔的地步,如果可口可樂是女人的話,我們可算是青梅竹馬,我肯定會與「她」長相廝守吧!